20140824ROY教會我的那些事.jpg   
說到北歐, 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兩個國家和旁邊的鄰居的位置,高中
地理科考試前都還要再翻一下課本用短暫記憶應付應付。

其實在認識ROY前,我對北歐直接的聯想是芬蘭,因為耶誕老公公住在那,一直都很想寫封信過去。
挪威則是讀過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的關係,諸如此類跟國家本身沒有直接性的印象連結。
而瑞典,還真的什麼印象都沒有,常常瑞典、瑞士誰在北歐傻傻分不清,就連IKEA是瑞典品牌也是和ROY交往後才發現的。

瑞典,是個對台灣人而言相對於西歐諸國陌生的北歐國家的代表之一。從ROY的口中,我瞭解到的瑞典,以及透過ROY的一舉一動,我所體認到的瑞典,想在這邊一一介紹給大家。

就從ROY的家鄉說起吧!
ROY並不是來自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東邊綠點),或第二大城哥德堡(西邊綠點),他來自圖上那個小紅點,尼雪平,一個小小的城市。

尼雪平真的不大,雖然作為南曼蘭省的省府,卻遠排除在瑞典前十大城市之外,人口約是台北市的十分之一,面積則是台北市的六分之一左右。
平時能逛街的市區地方的外圍,繞一圈大約十分鐘就能走完,往外遠走去是色系統一、成排的住宅,
除此之外就是寬大的路面和兩旁的平野、森林,零星點綴的住家與佔地廣大的大賣場,出門幾乎都是開車代步的一個地方。
雖然移動距離遙遠需要乘車,但瑞典人也喜歡散步,取得清新的空氣、寬闊的景色與寧靜。(但不知道是不是我腿太短與不擅長走結冰路面的關係,還是台北弱雞的體現,那晚和ROY媽去散步,感覺根本是一個健走的速度在前進,搞得我喘呼呼)

 20150118_2  
尼雪平出名的是市徽上的那座城堡,在阿蘭達機場出關的廊道的牆上就印有尼雪平城堡的照片。
城堡建於中世紀,初為軍事防禦用的堡壘,至今保留下來的部分成為了博物館,幾次乘車經過,但遲遲沒有安排進去參訪的行程,就這樣回台灣了(喂)。
那天經過城堡,城堡外的湖面結冰,有成群的小孩在上面滑冰,ROY說他小時候也會在那邊滑冰,而夏天會有
天鵝悠游,但不知道冬天時都上哪去了呢?

20150118
尼雪平城堡另一件有名的事件,發生於1317年,算是瑞典版的鴻門宴:尼雪平盛宴(The Nyköping Banquet)。這場盛宴不單單是不懷好心的鴻門宴,更是一場雪恥的復仇記,在這之前,得先談談Håtuna games。


主角是當時的瑞典國王Birger,King Birger在四歲時被父親King Magnus III指定為合法繼承人,十歲時Magnus駕崩,和《權利的遊戲》演得很像,得有個國王之手或全境守衛來輔佐幼主,這個人就是Torgils。不過好景不長(好像也滿長的,過了16年),在Torgils遠征的途中,Birger的兩位兄弟將Birger囚禁於尼雪平城堡的地牢中。之後一連而來的外力壓迫,使Birger有機會逃出地牢,逃出來的Birger雖還保有國王之名,但得交出國王領地,這時的瑞典呈現三分天下的狀態。又過了十年餘,在一次機緣下,King Birger邀請當初聯手囚禁他的兩人尼雪平城堡參加晚宴,於兩人酒酣耳熱之際將之囚於地牢之中,兩人最終死於饑餓。
Birger雖然報了仇,卻誤判了當時的情勢,引起反彈,事發隔年其政權便劃下了句點。

不管是小孩滑冰還是天鵝戲水,看著現在平實的尼雪平堡,真的很難想像當時的權力鬥爭。

至於會不會推薦到斯德哥爾摩玩的朋友順道去尼雪平體驗寬廣平靜的北歐風情,只能說ROY如果不住在這,我應該不會專程跑過來,但如果選在Skavsta機場入境的旅客,在尼雪平渡過悠閒的一天也是不錯。

創作者介紹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