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8.jpg

我有了一個瑞典男孩,這並不是說我懷了混血兒的意思。我是想說:我和ROY交往了。

 

2013/11/08(金)
  這是來到京都並就讀語言學校後的第一個月,我以課堂造句練習的方式,狡猾的和這個只認識了一個月的瑞典男生告白了。

 

  在這之前,我們陰錯陽差的一起為了萬聖節的裝扮準備而單獨約會,之後一起在萬聖節派對上組成骷髏小隊,
同一週末又以練日文會話為由,硬是拉了他一起逛京都市動物園,我想我的種種舉動已經足夠明顯說明我喜歡你這四個字是怎麼一回事。
但顯然對於這個戀愛零經驗、又害怕失敗的二十歲大男孩而言,真的是蜻蜓點水般的存在,於是在機會來臨的時候,我追加了劑量。

 

 


  他的名字叫ROY,聽說在瑞典是個不常見所以格外帥氣的名字,日文唸法是ロイ(RO‧I),和英文唸起來差不多,
但瑞典文的卷舌唸法我則是完全放棄了。

  這天課堂上教到「なんとなく」,意指沒來由的、原因自己也不清楚的就如何如何的一個詞,
例如:「なんとなくあの人が嫌い。」沒理由的就是討厭那個人。
老師讓我們和鄰座的同學互相討論自己造的句子,前方不同組的Mさん以大於討論音量的聲音說了:
「なんとなくロイが好き。(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ROY。)」
M和ROY兩個人上學期就同班,這學期一起升上中級一的班級,
初期在班上的設定是恩愛的男子組合(雖然很不幸的這個設定在不久後就因為我的告白成功而無聲退場了),
聽到這樣的例句,我和身邊的カカさん說道:「我也好想造一樣的造句哦」,カカ是個敏銳的人,
在ROY自己都還不確定我是不是喜歡他的更早之前,カカ就意識到了。
「沒問題啊,你就造吧!」在老師點到我請我發表自己的造句時,カカ小聲的對躊躇著的我說,這無疑是促成告白勇氣值達成的最有力的一掌。

 

  「なんとなくロイが好きだ。(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ROY。)」


001  

  頓時班上一陣驚異,M率先喊道:「那是我的造句啊!」笑聲四起、哄堂大笑的班上,只有一個人呆若木雞,那個人就是ROY。
接著老師請ROY也造一個なんとなく的句子,從我和M之間選一個人,ROY卻一反平時的嬉鬧,一臉不可置信、不知所措的看著坐在對面的我。
週遭的笑聲只剩大笑後的餘喘,ROY仍然沒有接話。

  ROY的認真又引起另一陣笑意,老師見狀解危,告訴他隨便的造句都可以,不用針對剛才的內容,
也就這樣安然的渡過了這節課,今天的最後一節課。
中午聚集在大廳,我在一旁等著正在事務所問話的姐姐MOMOKA,ROY也在等他的朋友吃午餐,由於日文太爛不知道怎麼用日文表達,
我只是輕輕的和他說了:「you are too serious.」但沒想到真正事態嚴重的事發生在後面。

  用完午餐和MOMOKA去採購生活用品,ROY傳訊問MOMOKA,問說我在課堂上造句的喜歡是什麼樣的喜歡呢?
MOMOKA出於一個保護妹妹的立場,知道我好像喜歡ROY但又覺得這個暗戀一定無果的情況下,
回答了:「只是一般朋友的喜歡,請不要太介意。」但ROY半信半疑,問題一直鬼打牆繞不出去,
這時MOMOKA反問:「那關於M你怎麼想呢?」意思是M也造了一樣的造句,為什麼M的造句可以當成是玩笑話,對於我的事就這樣掛心呢?
大概真的是日文太爛、心又太急的關係,真的很難好好表達想傳達的事物,
ROY在這句話裡接收到的是,我其實愛著M,所以MOMOKA才在這時突然問關於M的事。
加上我在前一天的課堂練習中說了班上男生中,喜歡的類型是M。…心急如焚的ROY呀,這是什麼樣的聯想展開呢?
事後幾次聊起這件幾乎殺死他的誤會,他還是會孩子般的憤憤不平呢。

  當天我們沒有再見面,卻在FACEBOOK上敲著鍵盤解開了這個誤會,非常沒有真實感的,
有著大亞洲主義的我竟然和白皮膚高鼻子金頭髮綠眼睛的外國人交往了。

…我的老天爺。

 
《戀愛日記》目前記錄共六集
02 意向形的邀約

03 生日禮物
04 一個人生活
05 吵架
06 你喜歡我哪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