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被 facebook 提醒,一年之前的今天,我和 KICL 的同伴們,咬著牙在這天於京都登臺演出、完整跳完一首曲子。
沉浸在無限緬甸之中,想趁時間還沒有跑遠、各方資料都還容易找到的現在,做一個從練習到登臺演出結束的紀錄。

 
去年透過語言學校,得到能夠向三緒紫光老師學習日本舞踊的機會。
三緒老師自十歲起開始學舞,一身功力自是無可言喻,
看到老師的場合,老師都是穿著和服,端莊的挺著腰桿,看不出歲月的累贅。

從2014年三月開始頭一回見到老師,從老師群到我們這些外國人學生的自我介紹的對話中,
可以感受到三緒老師對日本舞踊的熱情,自願性與學校合作,推廣日本舞踊,不收我們一分學費。
從三月底到六月初,每週一回的練習,雖然至始至終都沒法完全瞭解老師一口上品的京都方言,
卻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教學裡享受這樣美麗的日本語,也是另一種收穫。

三月第一堂課,來參加的人很多,多到練習需要分兩梯次,
之後就是興趣與毅力的考驗了,不少人放完寒假就離開了,有的課程結束回國(學校分四月與十月開學)、有個就是沒有興趣不練了;
在新的學期裡也有不怕進度趕不上、硬是被我拉來一起上課的新同學兩位:なお和ミャオ,
以及從上學期就和我一起練習的同班同學ケイさん,沒有這三位好友和我一起下課後相互督促與練習指導,我想我也不能堅持到最後。


上圖為三位老師和固定班底的學員們(有部分學員還在上下午的選修課,下課後才會趕來上下半堂的舞踊課),
班上也有男性學員,但教女生舞蹈的部分佔用了太多時間,導致明明兩位男生都比我們優秀卻沒有機會登臺T_T


  
每回上課幾乎都會收到老師們帶來的小點心,有時洋食、有時和風(還有更漂亮的點心,但我並沒有每次都拍照T_T)。
常常覺得讓老師走一趟學校教我們都是莫大的榮幸了,卻還常常收到老師的小禮物


五月十二日,第一次穿和服(以浴衣代排)練習,
由於舞蹈動作裡有不少需要袖子配合,老師為了讓我們早些適應,先是為我們準備了代排的服裝。
老師們除了一身舞藝,對和服的穿法也十分得心應手,連腰帶要怎麼變化都是信手捻來任我們起鬨注文。
上圖為兩色蝴蝶結!
 
五月二十二日,演出將近,週四加開自主練習時段,
其實演出過後沒多久就是中間試驗,語言學校的老師比我們還擔心,到底是舞踊演出會壞掉還是期中考會壞掉www
這時候我們團訂的舞扇到貨了,從練習到演出,學員從頭到尾就只有花到這把扇子的錢,為了演出的統一性,
其餘練習時的舞扇、代排的浴衣、正式演出的和服,從裡衣到外衣、腰帶、足袋,都由老師提供,真的是萬分感激。

五月二十六日,演出服裝確定,著正式裝進行練習。
自己很幸運被分配到喜歡的顏色,立馬請なお幫我拍照傳給 ROY (喂)。 

   
很快的來到演出當天。
這天是老師的主場,我們只是插花中的插花,但由於人數眾多特別顯眼。


由於會場位於小巷內,怕我們這群外國人迷路,先是約在四条南座前集合,
原先聽到南座還嚇了一大跳,想說我們是什麼咖怎麼能登南座,好家在是誤會一場,之後被帶到會場:宮川町歌舞練場。
抵達會場後先是在休息室內整裝,由於老師們都得準備自己的演出,語言學校派出了兩位有和服著裝經驗的老師陪同。

 
整裝完成抓緊時間再練習練習,不論三緒老師這邊還是語言學校,都給了我們極大的幫助,
怎麼樣都希望能有好的表現來不負大家的幫助。



難得穿上和服,練習之餘也不忘多拍些照片(喂),
曲子最終的 ending pose 成了團體定番拍照姿勢。 


下半場(第二部)打頭陣,是個沒有壓力的位置,
然而或多或少都有些緊張的大家,包括根本不覺得有壓力的我,竟然都在側臺 standby 時怯場,
長這麼大也不是沒上過臺,但直到現在才知道什麼叫怯場,真的是一陣僵硬到無法自在使用自己的肢體,
在側臺大哥的笑談鼓勵中硬著頭皮上場了。

好在觀眾們是一群慈眉善目的日本舞踊愛好者,長者居多,面對我們這些小朋友十分仁慈,
雖然結束的那一刻大家腦中多少都在自己跳錯的部分上打轉、懊惱,但一方面接受著臺下的掌聲,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那麼值得、那麼完美了。

會場內一律禁止拍攝,不能留下老師們優雅的姿態實為可惜,
不過我們這些沒看頭的小毛頭們的演出片段卻得到許可由學校為我們紀錄了下來XD
當初看到影片被上傳,幾度做了心理建設才敢按下播放按鈕,現在則是看了無限懷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