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記寫於2012/06/09)
從劍湖山回來已經兩週了,一路忙畢展、忙論文交件,現在才有時間來整理這兩天一夜如夢似幻的經驗。

玩角色扮演今年是第十年,巴哈幾次站聚的cosplay比賽都想共襄盛舉,但老是碰上學校工作一直沒能如願。直到年初的時候在書展的cosplay比賽上首次參賽,結識了新的同好,點起我自己遺忘已久的感動。本人不是交際上活躍的角色,已經好久沒有在圈子內交到新朋友了,而這樣的場合上,彼此不相識的大家聚在同一個地點,一起做同樣喜歡的事並相互分享,感覺真的很好。

  週五和老師請了假(因為是上修碩班的課,只有我和LU和一位碩班學長,一共三個人修課,所以老師很爽快的停課了),一早從台北坐著客運搖搖晃晃的下劍湖山去了。對好一段時間沒有旅行放鬆的我和LU兩人,一路上的景色都羨煞不已,尤其是經過雲科大那一整片金閃閃的阿勃勒樹林道,好幾度打著:「現在直接下車,不要去比賽算了」的念頭,南部的天氣真的很好,離開台北後的腳步都格外輕鬆。

 
(只買得起麵包的窮學生二人)

  王子大飯店的門口還是和我國中畢業旅行拍團體照時一樣,我還記得自己站在哪個角落等著集合上車,不知道是不是平日的關係,還是台灣的遊樂園時代真的過去了,和我印象中的劍湖山,現在確實少了點熱鬧。也有別於跟團遊玩,才發現劍湖山除非下山腰去,不然飯店內只有二樓餐廳、一樓小鋪和客房服務可以找到東西吃,對於不想吃泡麵但又窮得要死的我和LU來說實在是一個打擊。午餐買了麵包吃,晚餐在多方猶豫後,叫了客房服務的義大利麵,料多大碗滿實在的,蝦子多尾就算了,還都幫你去中間的殼,只留頭尾部的處理,貼心致極。
 
 
(料多實在的客房服務)
 
  房間不大,但以選手優惠價兩人房一晚1600來說實在不錯了,試圖在房內練舞的兩人在東撞西碰後決定前往健身室。健身室有大面鏡子和親切的服務人員,於是我們整個劍湖山行除了賽程之外的時間大概都耗在這些大面鏡子前了,因為學校事情真的太多了,雖然兩人明明是同學卻很少也機會一起練習,到飯店後臨時抱佛腳,練到隔天起來瘋狂鐵腿。

 
(房間,左手邊沒照到是衣櫃和浴室)
 
  彩排時,經理整個全程到場觀看,飯店人員也盡全力達成我們的需求,我都要感動下跪了,「你們這麼用心結果我們竟然還沒練完真是對不起」我心中不停如此的羞愧著。經理雖然沒有看過歌之王子殿下,但卻反覆唸了幾次作品的名字,像用功的學生在記在什麼重點一樣,對cosplay文化的支持與推動,經理身體力行的態度讓我很感動。
 
  晚上洗了澡,聊LU她家男人、聊我喜歡卻追不到的人,女生出去玩的晚上應該都是這樣吧(?),然後就在「羽絨被好熱啊…」雖然冷氣已經是讓露在外面的頭和手很舒適的溫度中睡著了。

 
(小女生的無聊夜晚,發現同樣穿了肩帶有水鑽的內衣XD)
 
  隔天起了一年來最早起的大早(雖然回到台北後沒幾天裝畢展的臺的那天4:00就起床破了紀錄了),為什麼這麼早起呢?因為我們舞還沒練熟啊!於是用了豐盛的自助早餐後,享用了短暫的渡假氛圍,又馬不停蹄去健身室報到囉。一定要說一下,台灣飯店的自助早餐都有中式餐真是太棒了!(上一次出遠門旅遊是在歐洲,超級吃不慣T_T)

 
(中式早餐吃得好開心)
 
  跳著跳著,我們從鏡面中看見窗外路過的眾遊客中有個亮眼的面孔,名為我們小助手、實則來玩樂的宇昂,竟然沒有睡過頭,搭上一早出發的免費接駁車。而且人帥真的很好哇,在人群中也很容易被認出來,可惡啊這種天生麗質。
  練到差不多該報到的時間,回房收拾、check out,一路上陸續遇到其他參賽者,夢夢和野臣真的好漂亮(都是兩位河道裡的粉絲),從來沒有見過本人,在這邊一次都見上了,這算是參賽的好處吧!最大的好處是等一會進行的服裝製作審核,由我愛的AKUNA和染井兩位評審對我們提問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自重)。因為太緊張了根本也忘記自己到底在ppt前講了什麼,只記得在觀眾席內看到阿柔,這回的主持也是阿柔一行人呢:)對此感到格外親切與安心。

 
(借po官網的照片。三位評審都是MY LOVE啊)
 
  關於之後的表演,我只能說我對不起LU也對不起我自己,雖然就算嫻熟的跳完大概也不會得名,但明明辛苦了這麼久,都努力過了,上臺卻不能有100%的表現,實在很讓人沮喪。麥克風的選擇上也有所失誤,手mic不貼近嘴邊很難收到音,以至於我們的表演中只有斷斷續續、含糊不清的現場人聲,和我自己在家用著簡易工具剪輯而成的尷尬背景音樂orz不過這種失落很快就在鋼彈組的呼聲中消散了,我整個人已然忘卻自己是參賽者的身分成為小馬夫婦的粉絲,於頒獎過程中,第一名即將揭曉時,在臺下和聲喊著”鋼彈!”、” 鋼彈!”,實至名歸的雙冠王。

 
(一直不想面對、不敢點開錄像來看,為了做gif圖檔還是點開了....)

   
(比賽結束,換下裝扮開始玩樂。圖為模仿火影立牌拍照,拍照時被小朋友注視而感到不好意思的三人)
 
  比賽過程像是夢一場,連同之後的星光晚會,我的前兩晚還在台北拼命的為生活而努力,但現在卻置身音樂當中,暫時拋開一切的用餐。聚在這裡的人,都有類似的文化基礎,聊天、感動、戳中笑點的方式都相當契合,樂團演奏著V家歌曲,練過歌詞的偶爾還可以哼上兩句,在這裡我真的一度忘記自己所喜歡的這一切是主流文化底下的次文化,聽到好聽的V家曲時,在大學裡除了LU之外找不到可以分享的塗鴉牆。在這裡很自在,好像無形中退去了空氣般輕盈又沉重的社會眼光,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
 
  進入頂樓餐廳需要出示參賽證才能免費入場,而在門口時,我還來不及拿出參賽證,在門口迎接的經理就笑著臉說:「他們是歌之王子殿下,可以直接進去。」,明明就已經卸妝卸到不成人型(?)了經理竟然還認得出我們(喂),而真正令我感動到眼淚一度擠上眼框的是,經理真的把這個作品記住了,經理真的,好用心在經營這個活動。


(晚會結束,準備離開會場的三人的最後合照,依然很不正經)
 
  餐會上本來想藉酒壯膽去和愛知電視代表評審小栗さん拍照,散發成熟魅力的日本大叔什麼的實在讓人難以承受啊,但酒精飲料一下子就沒了,只能整場默默從遠方投射我那不起眼的愛意(???)。總之在這裡像夢一樣的不真實的自在,雖然因為頂了一整天的扮像,身體累得很,但卻開心得不得了。
 
  回程的包車遊覽車上,像畢業旅行的歸途一般,好令人不捨得結束,雖然和全體參賽人員的相處很短暫,但同心行動這件事讓我感覺彼此被拉得好近。和畢旅不同的,是這臺車上一路放著所謂的宅歌,就是在家裡恣意聽的那些曲目,於是我也安安穩穩的睡著了,睡到楊梅,已經捨不得再睡下去了,面對即將結束的這一切。隨車領隊不時會上來尋看大家,看著有人醒著就會來問需不需要上廁所,被這貼心的舉動感動到了,不知道是整個旅程都太幸運遇到太好的大家,還是自己變得太感性,眼中的所有人事物都是這樣可愛可敬。
 
  回想起來,唯一讓人感到尷尬的只有比賽進場走紅毯,面對大披非動漫文化愛好圈的媒體時。鎂光燈閃爍,被捕捉的是好看的新聞畫面,不是角色的樣貌。突然有種被抽離觀賞的不安感,更被一名拍攝者以令我感到不太舒服的口氣要求:「活潑一點嘛!」。老實說當下真的不知道怎麼反應,今天,我來到這裡,自費而來,為興趣而來,為喜歡的事物而來,忙前忙後,甘願自在,因為從主辦單位到協辦的劍湖山,上上下下對cosplay的尊重態度都很健康良善,但面對目的各異的拍攝者,我不是領錢的show girl,我在扮演,但毫無虛假,也不需迎合任何人。
 
  兩天一夜的過程中,劍湖山盡一切努力讓參賽者賓至如歸,明年如果還有比賽,我會不惜一切的來參賽,希望到時候不會被刷掉,這麼棒的體驗,一年一次的聚會,還想再見到大家,我不想缺席。
 

(敬請期待黑松璐明年再參戰哦[喂])


由於比賽規定,現場不得使用未取得版權的原版音樂,所以我們現場唱得超難聽(痛哭),事後配上音樂後稍微能看的版本如下:



...我根本老鼠屎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