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八日,正當台灣的家人聚餐慶祝父親節,
同一時間瑞典的八月初也有一股節慶般的熱鬧氣氛,
那就是正直秋高氣爽季節的螯蝦派對。

瑞典人食用螯蝦有很長的歷史,中世紀流行於瑞典貴族們的餐桌之上,之後慢慢普及。
原產自北歐附近淡水海域的奧斯塔歐洲螯蝦據說是螯蝦種類中最可口的一種,
然而外來種的病源侵襲與大量捕撈,20 世紀時為限制捕撈,訂定的解禁期待影響至今日瑞典人在八月吃螯蝦的習慣,
即使現在以無法令束縛,其他產地的進口鰲蝦也讓大家能一年四季吃鰲蝦,但八月初的鰲蝦節已不可動搖。

在去年冬天造訪瑞典時,就有在醃鯡魚罐頭初體驗的同時吃到螯蝦,
這回夏天拜訪,ROY媽在我去瑞典前就先和我預告了這天有場螯蝦派對,
怎麼會剛好落在八月八號呢?原先還懷疑過是不是為了補償我吃不到父親節大餐,
不過看來真的是說多想了,八月八號在瑞典人眼中跟父親八竿子扯不上關係。

延伸閱讀:OMOSHIROY〈瑞典父親節〉

螯蝦日究竟是哪一天,說法眾多,
有特定選在八月八號的,也有八月第一個星期三跟第二個星期三等說法,
乃是受到過去禁令的影響,八月才能開吃;
然而不論哪天,開心吃才吃重點!

IMG_0002.JPG 
場地在尼雪平城堡旁的草地上,幾次去尼雪平城堡散步時都有經過,
事前買派對入場券那天還直接進去過,和聽聞的「高檔」形象不同,沒有水晶吊燈,只有燭光和大自然。

於是當天出發前兩小時,我和阿宅ROY還在看動畫電影,
聽聞ROY媽在樓下喊到要我們趕緊開始準備出門,
由於我是個不拘小節(邋遢?)的女子,準備出門速度比ROY還快,不疑有他的繼續把電影看完才懶懶得去換衣服;
花五秒鐘套進常穿的那間藍色寬鬆連身裙,
開房門撞見盛裝打扮的ROY媽,驚覺事態不對,立馬上樓詢問ROY,只見他自己也在煩惱到底要穿短褲還是換成長褲?!
我:「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這是正式場合)啦!」
R:「我也是我媽剛剛看到我穿短褲叫我換掉我才知道的啊!」
就在我們錯愕之餘,首飾滿載乍看珠光寶氣的ROY姊停好車開門進來接我們啦!!
我便以一副村姑之姿開始了螯蝦派對。

入場蓋上手章後就能自由進出,隨時能進場也隨時能離場,來去無阻的螯蝦吃到飽便開始了。
配合螯蝦主題,餐桌上放有小帽,大家也都不害羞的自然而然地戴上,
食物檯桌布上月亮的人、飲料區高掛的螯蝦燈籠。

 

由於英文很爛又不會說瑞典文,即使被ROY媽的親友們包圍,我也只是自顧自的大啖螯蝦。
入場後除了飲料,食物是吃到飽的,雖然樣式很少,主要以吃蝦和喝酒為重點。


 
餐點很簡單:沙拉、麵包、起司、派、醬料、蝦子們!

 
第一盤很客氣的只是意思意思的夾了兩隻蝦,
剛入場沒多久,領取食物的隊伍滿多人的,情急之下忘了取醬料和麵包!
(還在想奶油跟起司到底是要配著誰一起吃...)


飲料的部分,大家都一個勁的點啤酒,菜單上也都是酒類名稱,
雖然遠遠看到冷藏櫃裡看到可樂、果汁等非酒精飲料,
但想說人都到派對了,還是喝些平時不常喝的東西吧!
於是點了一瓶沙瓦,一開瓶就引來蜜蜂同樂。


第二盤就沒在客氣的裝滿螯蝦,大啃特啃。
 
 
滿桌的啤酒。

現場有駐唱團體主持氣氛,時不時會帶一首唱一唱就要乾杯的喝酒歌,歌詞完畢,舉杯高喊一聲「skål(乾杯)!」並喝酒;
這樣配酒喝的歌不只一首,餐廳也貼心地將酒歌歌詞印在餐巾紙上方便大家能一起唱(雖然我還是看不懂就是了)。

正當我剝蝦剝得滿手油汁時,曲子一首一首的過,只錄到這樣一小段片段:


現場當然也一定少不了這首最熱門的《 Helan Går 》,沒有錄到就在 Youtube 上聽聽看吧!


這樣的場合也一定會來場音樂有獎徵答,有好聽的歌可以聽,又有獎品可以拿,
不過宛如鴨子聽雷的我只能左顧右盼振筆急書的婆婆媽媽們,
趁這個空檔,ROY 姐便帶我們到隔壁散散步。

 
延伸閱讀:〈 ROY 教會我的那些事:尼雪平〉

回到會場,有獎徵答已接近尾聲,十五題全對者中抽出幸運的大獎得主,ROY媽的好友的女兒就抱得了其中一個獎項;
接著活動舞台切換,換到我們前方的樂團舞台,主唱很厲害讓人陶醉之外,
一直好奇為何滿席的場地中獨空了這麻一塊地方,原來是作為舞池之用。

 
看到不分年齡,大家都熱舞了起來,不會跳的、很會跳的,只要想跳,都投身舞池,
這樣的畫面讓我不禁試想,若是換在台灣會是怎樣的景象,
在這裡想跳舞的不管幾歲都能性感熱舞、不想跳舞的年輕人也不會被硬拖下水。

聽著歌、看別人跳舞,吃飽沒事做,就和 ROY 玩起「你說一個動物名,我把牠畫出來」的遊戲,
顧名思義就是對方說一個動物名,自己就得把牠畫出來(有解釋到嗎?),在沒有任何參考圖片的情況下憑印象畫出。


通常比較卡通感的都是我畫的(無法寫實的人類),而不知不覺竟然還畫到第二張衛生紙......。

  
連獨角獸和龍都出現了。


唯一一桌二樓的位子! 

天色漸暗,從下午五點進場一路吃到晚上十點,還不見會場有人潮散去的跡象,
服務生帶著籃子見機收酒瓶,人們繼續在晚風中喝酒暢談或搖曳身姿;
平坦寬闊的尼雪平讓餐廳內的歌聲遼闊,離場步行了約二十分鐘,在轉進家的巷子前都還聽得見歌聲。
 
最後以大家搖擺的片段作結:

 

創作者介紹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