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去了一趟維默比市(Vimmerby),參加了阿斯特麗德·林格倫世界(Astrid Lindgrens Värld)一年一度的演劇技術工作者的招募面試。
先講結論,我覺得我應該是不會上,但阿斯特麗德·林格倫世界真的太酷了!決定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個工作我從去年就想投了,但礙於當時到瑞典不到一年,瑞典語慘不忍睹,能上街買菜、公車能搭對就謝天謝地的程度,
所以等到今年也面試過幾個工作,在各位面試官不知道是不是講場面話、不斷稱讚我的瑞典語講很好的信心鼓勵下,
雖然這些面試官最後都沒有錄取我,但給了我信心去投這份夢想中的工作─阿斯特麗德·林格倫世界劇場服裝師─的履歷。

由於我的履歷很漂亮(面試我的駐館服裝師說的,不是我自誇啊XD),所以不意外地收到了面試通知。
這邊先岔出來感謝北藝大天使蛋的兒童劇經驗與台灣劇場的師長、親朋好友願意給還只是大學剛畢業的我許多機會,
讓我能列一張讓外國人願意面試我的經歷表。

即使工作所在地維默比市超級偏遠,人口不到八千人,是個大概除了這個樂園與相關博物館之外沒什麼好逛的小鎮。
我還是從所居的舍夫德市又是搭火車又是轉公車的,晃了四個小時屁股根本要爛掉地,抵達了維默比。

大家可以從地圖上看到它離兩大城市:斯德哥爾摩和哥德堡是如此的遙遠。

由於樂園的面試相當特別,一早八點半開始有團體解說和團體活動(?),中午稍作休息後,下午才開始一對一的面試,
所以遠在舍夫德的我不可能一早咻咻咻地飛過去,選擇前一晚先入住樂園裡的小木屋。
面試通知信上除了提醒面試者登入線上系統選擇自己要週二還是週三面試外,也提供了園內一般開放給遊客住宿的木屋的預約。

週二下午 14:30 一下課,我就搭上朋友的車直奔舍夫德車站,搭上14:57 的火車開啟坐車坐到屁股爛掉之旅
雖然抵達時是傍晚 18:40,但因為即將入冬的關係,天黑得很快,下公車時已經黑得跟台灣的晚上十點一樣了吧,
加上是個人口不到八千的小鎮,下車後看不到半個人影,大概一路上都是下圖這種感覺:

會放這張圖是想說我找路真的找得很辛苦...
感謝身在有GOOGLE MAP的時代不然我早就曝屍荒野了(X),
但即使有GOOGLE MAP,地圖上 25分鐘的路可以被我走成一個小時也是不簡單,
照片上左右各有一個路標,寫著同樣的我的目的地,但兩個完全指著不同方向啊XD

最後也是在這個路口遇到人煙,是一對正在慢跑的母女檔,連忙招手奔馳過去尋求幫助,
這對母女人也超級好,大概陪了我二十分鐘,帶我走進根本沒有路燈的路徑,一邊幫我抱怨面試單位太不體諒外地人。
還幫我打電話給在園區工作的友人,問該怎麼check in與得到鑰匙。
最後我們在服務處門外的信箱裡發現一封寫有我名字的信封,信封背面的小屋地圖上圈有我的小屋,裡面有一張退房清潔說明與鑰匙,
我就在根本沒有遇到工作人員的情況下神秘的 check in了。

圖上拉出來的那個大房子就是住宿的服務處,
而照片最左邊被切掉一半的隱約可以看到用原子筆圈起來的編號121小屋,就是我今晚準備要睡的地方。
...都走了快一小時到園區了,沒想到進到小屋還有這樣一段距離嗎!

但由於是直直一條路的關係,母女檔就放心讓我自己走了,雖然一路上也沒有燈就是了,阿彌陀佛。

抵達小屋,這邊終於有燈又有人煙了,對面小屋的燈也亮著,應該也是明天要面試的求職者。

雖然說入住得很辛苦,但小屋挺不賴的,一人獨享可以睡五個人的小木屋。
木屋雖小、五臟俱全,非常適合家庭旅遊時停留。

上下舖共四張床位和一張左手邊的藍色大長椅,翻開坐墊,底下有床鋪和寢具組,可以成為第五張床。

衛浴也是乾乾淨淨。

最棒的應該是完善的廚房用具,有微波爐也有電磁爐,完全可以自己煮,餐盤的數量根本也可以開十人左右的Party了XD

而且在這個一再強調林格倫所創造的童話的世界裡,牆上當然也會掛上幾本她的作品讓你睡前可以唸一下囉。

然後很悲劇地我雖然拖了我厚重的筆電,打算來消磨夜裡的時光,但我電源線只帶到一半根本沒得充電,
小屋沒有吹風機的情況下我也沒有洗頭,找路找得身心俱疲的情況下,今晚就用鏘一聲的微波食品覆蓋這一回合。
(雖然廚房很完美,但我在找路的路上經過超市,買了微波食品)

早上七點半的小屋,是不是比晚上可愛上許多。
由於 8:15 前就得報到,所以即使小屋最晚能 11:00 再退房,我在服務處還沒開始上班(8:00)前將鑰匙投進退房信箱,
匆匆完成了退房,一樣沒有見到工作人員XD

面試會場在樂園的最南邊,而住宿小屋在樂園的最北邊,並不是入住信封背面上看到的那樣,
那張地圖上只有住宿區,並沒有包含其他園區,所以你能想像我拖著行李又走了多遠嗎XD

白天的景色又與來時的黑夜景色完全不一樣,讓我一面看著手機對地圖,一面擔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在時間內找到面試地點。
在看到上面這張面試指標時我感動到都要流淚了(X)。

面試分成團體行動的上午和各別面試的下午。
報到完後可以自行領取工作說明,上面寫有各種劇場技術職業的工作期和員工福利、員工宿舍或協助舉家搬來維默比市的諮詢管道等等。
我就一邊讀一邊等大家都到齊。
果然是不管哪個國家的劇場工作圈都不大嗎?有不少人直接就認親了起來,他人的交談讓我顯得又更加沉默了。
週三約有 15 人面試,提前面試報名額滿的週二應該也是差不多這樣的人數吧?我想。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是外國人,這讓我又顯得更加格格不入了。

不過真正讓我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太越級打怪、來到不該來的地方是面試活動開始之後。
一開始由劇場總監和大家用簡報介紹園區歷史和園區的精神與理念,這邊大概聽得懂80%左右的內容,
只是總監在開玩笑時我會沒有聽懂,所以沒有跟著大家一起笑有點尷尬而已。

最尷尬的是之後的團體活動!

每個人會拿到一份兩頁的資料,第一頁描述著一個狀況,而第二頁有 15 項工具,
你必須依據前頁的狀況排出自己最需要的工具,由1排到15。
計時五分鐘,開始!

...五分鐘?!
如果說剛剛的園區介紹是聽力測驗的話,現在就是閱讀測驗了嗎XD
我沒有時間吐槽自己的狀況了,開始埋頭苦讀,
即使我覺得我閱讀能力已經很好了,我幾乎能讀懂整個狀況,長長一整頁的敘述簡單說:
冬天,你在與朋友的滑雪之旅中,朋友的腳受傷了無法自行行走,而你們在白雪一片中,離所居住的飯店有 5 公里路,
這時,你該怎麼辦?

當我大概還在倒數第三段時就已經聽到不少人已經翻頁開始寫第二頁的清單,我也就在大概抓到狀況後翻到第二頁。
...完了,整個去了了了。

哪個外國人會知道第二頁的野外求生工具的瑞典文啦!!!(翻桌)

總之我就在總監一邊倒數,明知自己寫不完的情況下還是死命得按著手機查單字。
全場只有我在查單字。

「時間到,請停筆。」
這時我已經覺得面試無望可以回家了,但更可恥的在後頭XD
「現在和你對面的人一組,一起討論出你們共同的清單編號。」

我一臉不好意思地看著坐在我對面的金髮先生,
「不好意思可以等我一下,我單字還沒查完QQ」
金髮先生也客氣地等了我一下,但我還是沒有查完,因為討論時間也只有五分鐘,只好硬著頭皮看能討論什麼。

「時間到,接下來分成三個大組,你們要再一起討論出一份共同清單」
上一組一對一我還能說些什麼,現在五個人一組的情況下我只能聽著大家講,完全找不到發言時間點,
而面試官們就在我們身邊繞來繞去,聽我們如何討論,這裡我再次覺得自己可以回家了(吐魂)。
好家在坐我旁邊的先生禮貌性地問了我:「你覺得呢?」,讓我至少還講了幾句。

這還沒完,最後是全體應試者一起討論清單,這時我就真的一句話也插不上了,
不過沒說到話的人也不只我一個,所以就呵呵帶過吧。

像是考了一場分數很難看的口語考試一樣,我在尷尬與已經放棄求職的情況下,還是繼續了接下來的行程:
園區導覽。

園區導覽根本是聽力測驗再來一次,而且難度整個翻倍,我大概只聽懂了 40%,完全不知道自己跟著大家走是為了什麼XD
園區導覽途中,包含我在內的三位服裝師應徵者被駐館服裝師帶開,自行導覽,畢竟可以理解舞台跟燈光一直都比較相近一些。
帶開之後聽懂程度稍稍來到50%...。多半是在講哪個戶外空間有什麼演出、或有什麼隱藏的換衣點。
之後繞回技術人員工作的建築物,參觀了服裝收藏間、鞋間、假髮與髮妝間、
雨衣間(樂園是下雨也照常演出,所以有配合角色的雨衣)、服裝工作間與洗衣間、布料間等等,
雖然這些部分北藝大也是該有的都有,但沒有這裡的空間寬廣跟規劃整齊,讓確實讓我想起很多大學時期的那些美好製作時光。

畢竟還是面試活動中,我就沒有拿出相機到處拍了,照片都是下午面試完後趁著搭公車前的空檔趕著拍了一些。
但都沒有拍到重要的部分XD
而且已經要入冬的瑞典,光禿的枝頭、灰灰的沒有陽光的天空,拍起來實在沒有很美,希望之後能夏天再來一次!

超大一本童書,相信很多台灣人應該跟我一樣對林格倫和她的作品陌生,但在瑞典,它們陪伴每個瑞典小朋友長大,
是他們睡前的讀物,我問到現在,二十多位朋友裡只有一位沒有到過這個樂園。

遠處就是林格倫最著名的作品《長襪皮皮》的居所,不過因為趕車的關係我就沒有繞去拍照,借用一下官方的照片:

阿斯特麗德·林格倫世界(Astrid Lindgrens Värld)有許多互外劇場,根據林格倫的作品量身打造的舞台,
而這些固定有演出的舞台地區之外,整個樂園是一個基調一致的瑞典古典小鎮樣貌,但各處附有許多童趣的小驚喜。
工作人員或演員們也會穿梭其中,時時刻刻扮演童話世界裡的樣子,讓遊客能與童話有第一線的接觸。

《獅心兄弟》的官方照片,龍不是後製是真的有隻龍道具XD
而最近才開始讀《獅心兄弟》的我完全被這張照片雷到了,原來後面會出現龍嗎!

除了上述兩個作品,一共有七處這樣為故事量身打造的戶外劇場空間,
但我對作品都不熟,相信現在在看網誌的各位也是吧QQ
不過完全能想像那些讀過作品的小朋友來到這裡會有多歡喜,就像我們去迪士尼樂園享受一場夢幻的童話饗宴一樣。

《強盜的女兒》的官方照片,這個故事有被日本借去出成動畫電影《山賊のむすめローニャ》,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

由於林格倫的作品眾多,在世界上也是家喻戶曉,除了書籍本身外也被翻拍成電影、電視劇,或被其他劇場搬演,
不過園區劇場的藝術總監則是很驕傲、也很堅持,在這個樂園裡,所有的呈現都根據林格倫的文字。
比起其他版本,這裡才是最貼近林格倫童話世界的真實存在,這也讓我決定開始閱讀她的作品,明年再來挑戰一次面試。

不只在場景與人物上用心,連食物也是,樂園裡只賣故事中會出現的食物,
即便樂園的主要客群是2歲到9歲的小朋友與他們的家長,
這邊沒有小孩最愛的、準備也相對方便的速食,賣得是堅持世界完整性的食物。

因為十一月起已經不算是營業季節了,園區內只剩這間餐廳有在供食,午餐為 95kr,
每日有種不同的午間特餐,但一定都有素食的選項,素食的朋友也不用擔心。

下午的面試就尋常許多,有一張自我評量表要勾選,但多半都是在詢問問題處理時自己的反應、團體合作上的協調方式等等,
和上午的團體活動用意相同,我想在重視各部門分工合作的劇場工作,這些確實是技能以外更加重要的人格特質。

交上自評表後開始與兩位駐館服裝師的面試。
樂園每年都會招一位年度服裝師,與兩位駐館老師攜手完成新的年度,
而我也直接坦承自己在上午團體活動中認知到自己瑞典語上的不足,明年會再來挑戰。
之後就像往常的面試流程,簡單講述自己、回答一些工作上相關的問題,與工作上遇過的問題與自己是如何解決等等,
沒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那種特別的問題,下午的面試算是順利結束。

離開美翻天的服裝工作間,兩位服裝師伸出手來與我握手。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我覺得我沒有這麼格格不入了,在技術與劇場工作的領域上,感覺自己得到了尊重,
一掃因為被自己不足的瑞典語弄得很尷尬、很不好意思的心情。

雖然來回車錢與住宿費、餐費等等加一加,根本是在地不大就算高鐵來回也沒這麼貴的台灣很難想像的花費,
不過我還是很慶幸自己來了,原本以為自己的瑞典語已經可以開始工作了,
對吧,在餐廳有SOP或不太需要與人交談的工廠生產線上的工作或許是足夠了,但如果這是我夢想中的職業,還有一段路得努力。💪
而我也為自己來瑞典快兩年的成長有點小小的驕傲,兩天一夜裡,我全程用瑞典語完成了這次面試的種種任務,
即使有些做得不好,但我明年再來。

阿斯特麗德·林格倫世界(Astrid Lindgrens Värld)
http://astridlindgrensvarld.se

園區住宿資訊:
http://astridlindgrensvarld.se/boende/oversikt

OMOSHIR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